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导读原案鸟山求

2018-11-05 09:40:36

[PS3]《终幻想XIII》(FF13)前传 –Promise-第二话:FRIENDS(朋友)=霍普的冒险_PS3游戏_游戏资讯_玩家

导读:原案:鸟山求/渡边大佑原文:映鸟巡 A9VG区 死恐心也 译 原文版权为原厂商所有,翻译仅作交流用 欢迎转载,但请勿作商业用途 8 M0 u( X+ x! c8 r' U# V . S/ K9 rnbsp;T. o3 o- d 3 S5 }! uD9 u- x5 `6 L # Anbsp;s9 M, S8 r% Z5 K9 H 点击:http://bbs.关键词:终幻想XIII

原案:鸟山求/渡边大佑原文:映鸟巡

A9VG区

死恐心也 译

原文版权为原厂商所有,翻译仅作交流用

欢迎转载,但请勿作商业用途

8 M0 u( X+ x! c8 r' U# V

. S/ K9 r& ^# QT. o3 o- d

3 S5 }! uD9 u- x5 `6 L

# A& z% R5 N4 E! r$ h$ x" h4 {9 k

“话:遭遇”) C+ F- F2 X! E: @/ ~s9 M, S8 r% Z5 K9 H

点击: H2 B. A2 i' T

4 U, _2 W( b: Q“第三话:家族”# l{# m' n1 Z$ D" I" w

点击:

. Q# z( i$ v0 m6 x$ A; ^* f) W6 f# h: [0 z% e$ e+ @9 G7 E" Y

3 q* h$ r8 A/ Z% G: Q& v前传小说是叙述正篇以前的故事,“话:遭遇”以莱特宁(熟称:奶挺)和赛拉·法隆两姐妹的视点来叙述故事。其他登场角色有今年4月体验版中登场的诺拉成员和游戏正篇中的主要角色斯诺(熟称:雪叔)等。登场舞台是临海都市波坦姆,也就是诺拉成员的根据地、莱特宁姐妹居住和生活的地方。主要内容是莱特宁和赛拉过去的故事以及赛拉如何成为露西等。而话后期会有第二话的主角霍普擦身而过; b, t! P' p* R7 h

$ ~; s7 m* t# }% G( E& z“第二话:朋友“以霍普(正太)的视点来叙述故事。其他登场角色有体验版中出现的那位母亲,也就是霍普的母亲、还有回忆中登场的霍普同伴艾利达和凯。登场舞台有波坦姆、尤利迪峡谷和桑雷斯水乡,主要叙述了霍普与母亲的旅行以及霍普对于桑雷斯水乡的回忆。而在桑雷斯水乡的回忆中会出现第三话的主人公萨慈。2 w: ]7 S# k- T

+ n' d1 @7 x/ v! \7 ^

K7 j+ Y) T1 C7 C5 v5 J_6 n角色和场景及一些用语可以看综合贴,当然读完小说也能明白。这里为了阅读方便就不贴太多图了。

0 i% w& U2 t9 d: ~

/ {* {6 i1 B. m: S_! E1 L; m/ i7 C+ w" k0 S

茧=上界=科库恩=理想乡

8 I6 l- i* N: E7 v; S3 J+ r脉冲=下界=巴雷斯

8 @% q/ a: `* P5 n

/ s% b* ~3 }' h) i

4 I* {8 `) y! f0 F, X; L9 g" H" i5 ?& U. c3 M& A( z7 U$ b

FINAL FANTASY Episode Zero –Promise-1 v( r; n$ n* [8 v4 Z

: c5 @; M' x: N7 g$ R9 k: V# {7 |第二话:FRIENDS(朋友). {9 V! l/ T6 _9 b

+ |4 n( A" e8 |& b CHAPTER 1

0 A$ b2 O$ z& C) ~( v0 D0 ? ?黄昏时的总会带来不爽的消息,无一例外。

b. X4 Uh6 ?2 z7 J: ^- @6 \虽然仅仅只有14岁的年龄就下如此的判断有点太早了,但是今天看着母亲背影的霍普也确信还是会这样。7 x- ^# T$ x3 L5 X$ `) ?

“不,没关系。我们两个人先来也玩得还开心。波坦姆真是个好地方啊。住宿价格也公道,还能看到美丽的大海”6 @5 O7 W* j; i/ w8 {4 c( m- B

的那头是父亲。铃声响起的时候霍普就知道了。父亲想要说什么也能猜到个八九分。已经是黄昏了,越过母亲的肩头可以看到窗外的暮色。5 x6 ~+ n3 a1 v3 P7 s1 ?& l

“是……是吗。明白了,太遗憾了”

! By5 T+ }3 Y3 q2 ^, J猜对了。透过母亲一丝沮丧的声音就可以确信。父亲突然有紧急的工作,所以明天也无法动身前来。……反正基本上就是这些内容。- Q3 @5 |+ m9 M! l4 \

本来计划是一家三人来这里旅行的。海边度假地十天,借宿公寓的旅行计划。母亲半年前就筹划了这次旅行。母亲说不是急匆匆的走马观花似的旅行,而是休闲的去享受。偶尔三个人一起轻松的渡过愉快的时光吧。

2 T" i9 u) i' S+ D4 Q5 @% P从言语中可以明白母亲的目的。“忙碌的父亲”和“青春复杂时期的儿子”平日里存在的隔阂总让母亲担忧。旅行的话可以来到不熟悉的地方,改变环境可以促进相互交流的机会。当然这只是常识的想法。1 H: W7 |4 I3 C( M

在这常识的另一面,霍普心中对于这次旅行还是心存芥蒂,十天和父亲面对面该说些什么好呢。仅仅是这么一想就觉得非常烦躁。所以在听说临时出差的父亲会晚出发时反而让霍普舒了口气。! E; I' v2 s9 h/ ~7 @1 W

说是后半段会来汇合,但霍普也早就明白几分了。肯定到紧要关头拿又要开会,圣府的重要人物要来视察这种理由来搪塞。. j8 s, |! V4 t6 f

总是这样。和父亲即便是再小的约定也会被工作化为泡影。

( ]8 l5 p# P( G: o5 h“没关系,别在意。那个,现在的旅行还会很开心呢”

8 q. e" M. t- g( o, r" i母亲的话语又从沉闷中走了出来,反正这也是一直重演的一幕。不用太勉强的,妈妈。霍普真想直接和母亲这么说。每当父亲反悔约定时,母亲别说去斥责了,首先想到的反而是去为父亲找理由。

" b: }G7 R6 Z1 G! VA1 l父亲的工作很重要、有着肩负重任的立场、深受圣府那些要人的信赖,都是为了大家等……把这些完全没有说得力的内容陈列出来只能觉得母亲真的很值得同情。不管是怎么拥护父亲,也休想从父亲口中吐出半个感谢之词。) I2 m- l, X) y* N4 T/ x) p) [

对于父亲来说是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母亲的温柔也好……甚至是霍普自己。$ m6 }# F: H" S8 g

是母亲没有察觉这一点吗,或者只是装作不知道。反正无论是那个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明明是个可恶的父亲,霍普感叹道。

6 A0 @+ q$ ]) T4 Y" B; S& E% w; L

6 j+ ~) g2 ^2 N: R; Y7 }, e3 C“明天?我们会和预定一样去尤利迪。嗯,是的。听说事故的处理已经结束了”

& S$ u! RM2 E3 J5 {, F- ^尤利迪峡谷在三天前发生了能源基地设备的重大事故。一时间导致整个设施全面被封锁,见学旅行到今天为之也一直处于中止状态。刚才有通知来说的恢复工作已经结束,可以明天再向见学者开放。

5 v, w3 ]! r- r, \5 o) c( B“没关系的。既然法尔希已经判断是安全了,应该就可以开发见学了吧?你也真是会担心。”

/ s; j8 j3 l0 a' X% E霍普真想反驳,父亲又怎么会担心呢。当然还是没说出口。说出来的话也只不过是徒增母亲的伤心而已。

0 ~# K0 EN; {* c# Z, i1 _% I只不过虽然心里明白,但还是无法抑制住感情。

: t/ h2 ~) H5 Q1 {$ \“父亲果然还是不来吗?”/ ]. N% Q9 _1 g& r5 l- _# s

挂了。压抑在霍普心头的刻薄话语终于还是出口了。

6 S! R$ _; g! U% m7 G4 n% S“没办法。那个,尤利迪不是发生了事故吗。圣府内部都因此乱作一团,总会给父亲的工作产生影响的。不过呢应该不会影响花火大会”2 |8 A( ^2 S) c4 P, t

又是这样。又是这么随便的打破约定。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必答应。

3 n9 g$ b) \/ x! S3 j6 g; F“算了,关于父亲的话题。反正这里也好家里也好都是在说相同的东西。学校怎么样?好好学习了吗?等,尽是这些话题。简直就是……”

6 `) X+ I2 r$ ?录音机。本来想这么说的霍普收住了口。这一瞬间,浮现在母亲目光中悲伤被霍普察觉了。$ n' F2 E$ h: ^5 h' V4 m9 ^

“对了,妈妈。刚才说过要来帮你忙的”7 }7 k; a+ K$ g% x: D

! v. G6 vLw; t0 `

立即转移了话题。因为根本不在场的某人而搞的不愉快就得不偿失了。9 L" {9 V0 y' P5 p

“是啊是啊。能帮忙把蔬菜洗洗吗?”$ C$ T: N. m% `* x7 e" k

“蔬菜?”$ c4 V( P3 u5 s: J3 O, e

“好不容易住在有厨房的公寓,老是去外面吃的话就可惜了”

+ r( Y# J" U0 _% _- {5 J边说母亲边展开一个大的纸包。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在自家的厨房也好、菜场也好都没有过的气息。& q' y! b& l" \5 C) j6 b- o; a

“今天早上问当地人要的”" E: Q) I) k- n) ^

说起来今天母亲确实很早起,就在霍普准备睡回笼觉的时候出去散步了,应该就是那个时候。" D" c* v4 M- C; Q" d, @( o; O

“说是咖啡用的食材。也有菜场里进的东西,说是蔬菜也可以自给自足。来,霍普给你这个”

/ a4 M: L' A( g) y7 d! ^- d. q“母亲麻利的分着蔬菜,把一个不规则的芋头递给了霍普。而母亲手中的还是那些虫啃过的菜叶。别说商业都市帕尔姆波尔姆,任何一个食料店,都不应该摆上这种蔬菜吧。

1 y$ A2 [+ I% U“妈妈真是兴趣特别啊”

2 n, P7 I" E8 N) ZX1 N% G% `霍普耸耸肩去洗手台放水了。母亲的特殊爱好也不是了。4 R* h% L9 K) `0 IRa" j

“不觉得很有趣吗。从事农作的,是个很爱打扮的帅男孩。从咖啡店店员那里听说的。还有个娇小身材的男孩,应该比霍普年长点吧。”+ _' e% d- U% w$ `! e3 v

“反正不管怎样,很难理解啊,去从事农活”

6 X5 R7 W8 |! F4 q. `+ P6 Q/ f“是吗?他们可是很乐衷于这样的工作啊”* E: T7 {) Q. Z4 W* `

虽然知道什么叫自给自足,但霍普还是对其意义无法理解。食料生产基地在法尔希的精心管理下,得以产出大量高营养价值且外观出众的蔬菜。价格也很便宜。不知道是什么蔬菜的种和真正的价值,不过既然后园艺用品店的花种同样价格,那相比也无法说“自给自足”会更便宜了。- J5 i: t! ]0 Y' W" x, v+ t

“后面来了个女孩,不知怎么的搭讪了起来,然后我就把蔬菜也要了回来”0 M' x" V5 s& v. z0 Q& @

“妈妈脸皮真厚呢”

! Z; N8 M4 IG$ O“妈妈很强的”0 d1 K4 v! l; c

笑声中,母亲开始洗起了都是虫咬的蔬菜。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一样。

0 D5 V3 u* j" @3 m. X' Z( d' b如果初就决定不带父亲来的话,旅行应该会更快乐。这样母亲也不用白白被消遣,并且强颜欢笑。所以霍普非常憎恨父亲,憎恨黄昏时的……

& Y& B+ \- |8 Y5 \2 u- G* R霍普专心的洗去芋头上的泥土。如果也能同样洗去这份憎恨就好了。

3 P# e3 Sf& }5 w2 ?8 k3 O, G+ l7 t% y+ Q0 C( ^/ g" v5 o3 y& }

# O- m6 J8 F, x- X/ I5 t6 A

# G/ g: w( q& O% HI6 M# N% m6 a7 H- Q" G- [

5 d& x* S6 X8 V$ }4 HM' Y# @霍普. Z/ A+ t! T) K% Z

5 ~2 R2 O' z8 B3 C- m& f+ j

CHAPTER 2

/ _, _+ G* i4 N3 ]& A ?尤利迪峡谷是非常具有人气的观光景点。能源基地设备里精心准备了见学路线,周围的景观也在“茧”内首屈一指。

3 t2 ]: _& ^$ H5 m" ?% p此外能够如此近距离的看到管理基地的法尔希——库吉塔也更给尤利迪的人气锦上添花。毕竟能够亲眼一睹支持着市民生活的重要存在——法尔希的风采是机会不多的。

0 T5 S4 R" x( A因此,来到临海都市波坦姆的游客大半也总会为了不白来一趟而去临近的尤利迪峡谷看看。基地的设备,周边的景观及法尔希,是吸引游客的三个的原因。

5 UBz1 ip! i6 h临近基地的广场上的旅游特产商店一家连一家,聚集了很多来这里社会见学的孩子们。嬉闹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就是被一般人所知道的尤利迪峡谷。不过这天有所不同。

7 Y: V5 d5 ?! C+ b! Y. r“和影像导游里看到的完全不同……”

s6 J" {: Z. q踏足尤利迪的土地后,霍普感叹到。基地前的广场被封锁了。上面贴着“禁止入内”的告示,周围还有武装的士兵在巡逻。贩卖小吃气球等的店铺和地摊完全不见踪影。

& c5 ~* d% R8 n4 p0 v4 p“看来是很大的事故。军队出动的比游客人数都多。”

' {1 Y4 i* h! c* w$ V7 N) j多少还受着事故后续的影像,就连旅行以来一直保持着快乐的母亲的脸色中也难以掩饰自己的困惑。4 @% b7 {, O, g7 S/ w; g9 x

“波坦姆的军队真是忙碌啊。马上又是花火大会”

- K/ {5 O$ z2 a* E“不对,那套制服不是警备军,应该是……PSICOM。在另一边的人看上去应该是警备军”

7 M8 b" j9 e4 ~; `: d“是这样吗?”) G0 p" m' P0 Q2 D1 A

“应该是吧。和在凯的家里看到的照片一样。”5 e' P; Ze; K( p

一直梦想着长大操纵军用飞空艇的凯对这方面如数家珍。如果凯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连那些士兵手上的武器都一一介绍给霍普听。4 e' h6 s0 c4 J5 J

霍普和凯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面了。因为父母的工作关系搬家了。虽然只是搬到到了临近的区域,谈不上远,不过毕竟也不在一个学校了就变的疏远了。/ Gz+ T- w7 s" Z

刚搬家的时候,霍普和凯还经常通过和邮件联系,渐渐的就互相没有联系了……

- E0 ~% V* g6 \) f+ c“啊,你看。那家宠物店不是在波坦姆也有吗?”% D7 O& Z+ d- aV, x

霍普被母亲的话语打破了对凯的回忆,顺着母亲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家垂下百叶窗的店铺上的LOGO应该是在那里看到过的。

7 {5 H) H5 I( P“卖小陆行鸟的那个吗?”

9 C, i* h4 fY$ a" T# |“对对。那家店的人说在尤利迪的店铺都快完卖了……。难道就是这家”0 d0 F$ S* ~/ j. Q. l6 J2 P

那还是刚到波坦姆的天。在进入借宿公寓的时候,霍普提出希望去看看商业中心。那时候还没向导尤利迪会发生事故。

8 L8 |1 L0 J+ u6 P& W4 [0 I- m7 |霍普身旁陆续有应该是来社会见学的孩子们穿梭而过。不对,无论那个学校现在都在长期休假中,应该不是社会科的教学而是孩子们的活动什么的吧。

1 Z" N: w: G2 M?9 B" Q“快过来啊!看,都快去晚了”

, u" _$ J0 X& }: O0 F4 V

3 b2 vO$ I( ^3 v0 B4 I' |: J: |这样爱出风头独断独行的女孩在班级中肯定会有。霍普的班级也有。现在还在。没有这样类型女孩的班级是不可能的吧,就像没有法尔希的“茧”一样。# i4 R' K7 }2 X8 J0 U1 T% J3 x3 Q

“……快赶去自然见学会”4 C7 w6 c, b0 c0 |" @) r

“那个,是桑雷斯的?”

( E+ P4 V8 }, Dp2 v& f“嗯。”( \# U+ Y! L5 Z( A3 `

得意的回答声脱口而出。是说圣府举办的自然见学会吧。桑雷斯水乡是“茧”中极其稀少的自然保护区。因为是为了研究生态系而进行管理,所以市民原则上是禁止入内的。0 `& E7 i, N) g$ R$ a$ ?; ]

而被允许进入的机会就是圣府举办的自然见学会的时候了。一年里有多次见学会,但个人被允许参加的例子非常少,基本上都是学校等团体为单位参加的。并且还是采用抽选制度,即使申请了而没有被允许参加的概率也相当高。$ g0 V1 y( g3 h" [' T( m: {7 w% f! X

也就是说,只有运气好的孩子可以堂堂进入桑雷斯水乡。所以刚才那个女孩如此得意也是很自然了。或许,凯也会在转入的新学校里如此得意吧,以前的学校里可是参加过见学会的。

+ Y7 w. _, b9 D' B8 V. l3 R“怎么了,霍普”: c. ^8 O0 v+ K

已经想前迈出几步的母亲问道。- [" l5 f, }* O( C6 X1 ], v

“嗯,刚才通过的那些人说的是桑雷斯的事情,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 ~% [8 u: E4 w' Q“说起来霍普的学校也被抽中过呢,是五年前吧?”) a( D0 [( M3 Z# v# _. U\

“六年前。”, n+ I) l: H% H; s

那时候凯还在,艾利达也在。一直是三人在一起的。去桑雷斯水乡时也是。对于霍普而言,过道那头孩子们的背后似乎仿佛看到了凯和艾利达重叠的身影。# y' N* o# h. n. [% f- n4 c

那时候的冒险,那两人还记得吗?

0 a* M! W) ^& l+ V" G2 m, B0 J- [

/ JM: l0 n+ O8 R3 U

7 g+ n. j8 X- Z+ {+ o/ P

9 ^! a0 p% J2 DB, D, b% P

1 Z1 g7 c0 U, rR& h; |- Z8 U, ^0 l- j/ M5 }! x. @

3 ?* Z! K" ^" ]# {' d8 uU - 本文原载于A9VG游戏社区.

重型车桥
星力10代
西门子工控机主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