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Uber内乱不已前程未卜软银欲乘虚而入争iyiou.com

2019-03-11 15:59:52

Uber内乱不已前程未卜,软银欲乘虚而入争夺股权

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董事长兼CEO孙正义至今仍在为当年没有趁早入股Uber而懊恼不已。为此,他做了很多来弥补损失他几乎把Uber以外的全球所有的共享打车平台都投了一遍,从中国的滴滴出行到美国的Lyft,再到东南亚的Grab。

据Recode报道,软银正在争取Uber大股东Benchmark之外的投资者,希望能够在Uber的乱世中分一杯羹。

孙正义的苦心

然而一圈转回来后,孙正义还是觉得不死心。Uber终归是Uber,即便没有了卡兰尼克,700亿美元的估值依旧放在那里。

过去一个月里,关于软银收购Uber的传闻不绝于耳,但谈判一直没有结果,原因就是孙正义的出价与投资人的期望值相去甚远。

这个差距可能达到两倍。按照Recode援引消息人士称,孙正义多只愿意出450亿美元,不能再多了!可是Uber的投资人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低于市场估值700亿美元的价格拱手相让呢?按照Benchmark的说法,Uber至少值1000亿美元!

1000亿美元?软银新成立的一只号称史上的股权投资基金愿景基金(VisionFund)的规模也只不过1000亿美元。见形势不妙,孙正义开始调转枪头不和Benchmark谈了,开始向Benchmark以外的投资人示好那时有那时要做的必然性——必然的主观因素和必然的客观因素,以求争取到他们的立场。

软银选择这一时点展开多方谈判,颇有乘虚而入的意味。上周五,Uber早期投资者Benchmark意外向卡兰尼克提出起诉,声称将Uber董事会与他的亲信绑在一起,是为自己的回归留后路,涉嫌欺诈、违约、违反信托义务,并要求卡兰尼克离开董事会。

今年卡兰尼克宣布离职时,他仍然是董事会成员。今年6月21日,包括Benchmark、FirstRoundCapital、LowercaseCapital、MenloVentures和FidelityInvestments五家股东机构联名要求卡兰尼克辞职。在联名信中,它们除了敦促卡兰尼克尽快离开CEO职位,还要求董事会增加2~3名独立董事,同时物色新的CEO,并尽快找到一名专业的首席财务官。

争夺Uber股权

但现在看来,以上任务中的任何一项都还没有完成,事件反而变得更加糟糕。董事会由初的分歧发展到矛盾公开激化。

由ShervinPishevar、RonBurkle和AdamLeber三名股东领头起草了一封代表部分股东集团呼声的信,大意是Benchmark早期投资Uber的2700万美元,今天已经变成了84亿美元。他们不但不心存感激,还在公司危难的时候反踹一脚,把公司的创始人告上法庭。

三名股东为代表的投资者要求Benchmark在董事会解决问题,而不是在法庭上,并提出建议要求Benchmark让出在董事会中的席位,把股权降到不足以拥有董事会任命权的比例。他们还表示,只要Benchmark做出回应,已经有投资者愿意接手它所出让的至少75%的股票。

从支持卡兰尼克股东的回应中可以看出,Uber的股票还是很抢手,谁一旦放弃,马上就有接盘侠。这也是孙正义担心的地方。因为可能意味着:就Uber现在的投资人都已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哪里轮得到外来的孙正义?

尤其是考虑到孙正义出的价格,目前还很难找到愿意放弃Uber股权的股东。Benchmark是有可能出售Uber股权的,但孙正义似乎已经放弃了和它的谈判。

上个月彭博社报道称,Benchmark已经和超过500位投资人进行谈判,软银成为可能性的潜在投资人。而卡兰尼克和其他的至少三名大股东直到一刻才得知该消息。

支持Uber的对冲基金老虎投资已经公开表态:如果Uber同意以4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那么我们很愿意接盘。其他投资者也表示,如果有任何收购即将发生在软银和Uber之间,那么软银必须要为此付出非常高昂的溢价才有可能。

在Benchmark提出起诉前,一些投资人曾建议Uber董事会在没有选定新CEO之前,不要轻易同意Benchmark将任何Uber的股权出售给他人。而卡兰尼克也曾坚决反对出售早期股权。

2009年以来,Uber融资额累计超过110亿美元。除了五家主要投资机构以外,Uber的投资人还包括TPGCaptial、thePublicInvestmentFundofSaudiArabia,BlackRock和MorganStanley以及GoldmanSachs。

这也并不意味着孙正义完全没有机会了,但得有个前提他愿意出更多钱。软银正在加速布局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包括投资物联、人工智能、机器人、移动应用和计算等驱动下一代创新的公司和平台,其中也包括Uber的竞争对手。软银方面对此保持沉默。

软银近年来在共享出行方面的投资巨大。今年5月软银斥资55亿美元投资滴滴出行,就已经显示了希望把滴滴出行扩张成为全球共享出行公司的雄心。上月底,新加坡的共享打车软件Grab获得来自软银和滴滴出行的20亿美元融资。软银还先后投了包括BrazilStartup99、滴滴出行和印度的Ola,投资总额接近90亿美元。

拿下Uber,将帮助孙正义掌握全球共享打车市场的指挥权。虽然软银对冲投资风险的做法并不常见,但它可以把Uber业务与Grab和Ola整合在一起,如同去年与滴滴出行的交易一样。这样的合并将使软银在亚洲共享打车市场获得相当大的份额。

Uber前程未卜

与此同时,那是因为人们总是有那么多的不满足吧~有那么多的欲望~有些是积极的欲望,有些却是可怕的欲望~诸如拉灯~哈哈,其实人活着也是贡献自己的一生,前半生是为了自己可以好好生活,后半生就为了家人能好好活着~就是如此~才会有动力,人生才能进步,社会才可以发展~`我期待美好的未来~失败是条绳子Uber的人事余震仍未平息。上周宣布离职的高管RyanGraves是Uber的位员工,除了长期担任公司董事之外,他也是Uber负责业务经营的高级副总裁,还经常代替CEO履行职责。

目前Uber正在紧锣密鼓地敲定代替卡兰尼克CEO的合适人选。候选人名单中几乎全部是美国一线公司的或前,而且以女性居多。其中包括雅虎前CEOMarissaMayer,赫芬顿邮报创始人、前CEOAriannaHuffinton,YouTube女老板SusanWojcick以及前福特CEOAlanMulally等。

不过,卡兰尼克近日把自己称作当下的乔布斯,寓意渴望东山再起,引发市场对卡兰尼克回归的猜想。但Uber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加来特坎普(GarrettCamp)对此否认。坎普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应道:寻找CEO是董事会的当务之急。目前是时候翻开新的篇章,合适的将带领我们实现下一阶段发展。可以肯定,卡兰尼克不会重新担任CEO。我们致力于聘请一名新的CEO来领导Uber。

Uber的IPO进程也持续受到关注。这家估值700亿美元的巨型独角兽一旦上市,将令投资者获利丰厚。

这是投资者非常热衷的主题。德意志银行投行和公司业务负责人AlasdairWarren在CNBC节目中公开表示。但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组建一支完整的管理团队。

华尔街IPO策略师LiseBuyer也对财经表示:Uber的当务之急不是IPO,而是要重新建立起可靠的管理团队和企业文化来赢得市场信心。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4年海口家居A+轮企业
2011年青岛其他A轮企业
2010年宁波家居Pre-B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